魔都的老司机带带我

来自dongbei的萌宝宝,大一颓废狗,学渣!
内涵丰富,善良美丽,对我是老司机

【行尸走肉/TWD】【Rickyl】Are you with me?作品集 之2

依然一发完作品集Are you with me?

打算翻译全部了。

Chapter2

离婚的弩哥小gay,在酒吧里遇到也是的Rick。纯情,还是一见钟情,没有不和谐的部分,稍有改动。


雷者慎入。




这是一场闪电般结束掉的婚姻。


Marlene在Merle家参加了场婚后party就怀孕了,可Daryl没有胆儿告诉她,自己根本没碰过她。


Marlene那天喝多了,嗑嗨了,脑袋里没了弦儿绷着,冲动之下就和人来了一炮。

但那人不是Daryl——这件事只有他最清楚——谁让他是个比电话线还要弯的基佬呢?


三十几年来,这件事他谁也没告诉过,因为他害怕,怕这事公之于众后身边的人一个个会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他——父亲和哥哥会更看不起他,还有他所谓的朋友们.......于是他娶了个老婆,一个漂亮的老婆,但这也是他一生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

新婚之夜,娇妻在床,他却连头也没抬一下(双重意义上的)!


于是两年后Marlene绝望地走了,把Katie,那个孩子,也一并带走了——后者才是最糟的!尽管Katie不是他的孩子,但他早就当成是了,况且这个可爱的小姑娘才刚刚开始叫他“爸爸”!


那些他曾经悄悄许下的诺言,Daryl想着,那些承诺会成为比自己的老爹好一万倍的父亲的诺言,现在似乎已经没有意义了.....


Marlene后来也看清楚了。


再怎么说,那孩子出生后两年!夫妻之间的性生活没!有!过!除了几次三心二意的早间运动,还是多亏了她男人早起时几分钟的的坚挺。

用肚脐眼儿想都明白,这个孩子怎么可能是他的!?她男人根本对她,不,是对女人没!有!性!趣!


可那边的Daryl是真把这个家当回事儿了——他这平庸的一生中最宝贝的东西,但现在的他却没有任何合法权利把Katie和Marlene争取回来。

哈!那女的抱着孩子离开时还在门口大声叫他“死基佬”和“xx同性恋”!

真他妈锦上添花。

-----------------------


一股神秘的力量让他驱车两个郡以外去了一家gay bar。

锁上车,走进去,然后他就像现在这样在角落的凳子上瘫成了一滩泥,手里还拿着一杯威士忌。乱七八糟的东西充斥着他的脑子:混乱的客厅、哭泣的孩子、脏兮兮的衣服和车、还有愤怒的女人.......周围墙上贴了一圈又一圈的小彩虹旗,鲜艳夺目,以他此时的心境,的确不太适合待在这个到处都有人虐狗的地方。


“但好歹这儿有酒啊!”他为自己辩解道。——这也是他没走的原因了吧。



最后一口酒顺喉咙流进肚子里,留下空荡荡的酒杯。

想想这样一个画面:

一个离婚的落魄单身男人,趴在同性恋酒吧里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恩爱的一对对男男和女女和男女俯拾皆是。啊对,他手里拿着滴酒不剩的杯子......而且又失去Marlene这个第二资金来源。


啊Daryl真想用F打头的词汇把天堂上的每个人都问候个遍。



一杯斟满的威士忌魔术一般的滑到他眼皮底下,他抬起头看了看,一下子对上一双闪亮的蓝眼睛.........


他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儿。


-------------------

“似乎你想再来一杯.......嗯......我能坐这儿吗?” 那个男人抬眼示意了下他对面的空位子。

Daryl耸耸肩,腾了腾地方示意男人坐下来。


“你是第一次来吗?”男人开始热情的搭话,Daryl则简单咕哝了一声表示肯定。

“我叫Rick,Rick Grimes。” 


嗯,不错,标准套路.......等等,这个名字好像很熟。

Daryl晃着玻璃杯里的威士忌,眉毛纠结在一起。

他怎么会对这个名字有印象?


“.......你抓了我哥。”年轻时的记忆回涌到脑子里,他慢悠悠的张嘴说。


想当年,他的白痴老哥Merle继承了他老头儿的拖车,在上面伪造甲安菲他命(一种兴奋剂),乌烟瘴气四起,差点儿把他自己和Daryl以前最喜欢的那条小狗给炸死。然后面前的这个警察来了,Merle被抓走进号子待了三个月。


这份说不上好还是不好的回忆结束。


“Hell!”Rick低声骂了一句,“Did I?”

“嗯.....其实.....这不怪你。” Daryl看了眼这个不断发出惊呼和并不合乎逻辑的自责的男人,重新低下头,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话。


“Wow....那我就放心了.......” 男人原本紧绷的身体因为这句话放松下来,如释重负地笑了笑,把手支起来垫在下巴上,眼睛锁定面前的人。


“因为.....我可不想刚和酒吧里【最辣】的人勾搭上就说拜拜呀。” 


Daryl猛地抬起头,目光从那杯满满当当的威士忌离开,再一次落入了那迷人的碧蓝色海洋。


他突然移不开了。


-------------------------

酒精的作用忽地席卷了他的身体,让他燥热、让他晕眩。

一双纤细的小手抓住了他的指尖,开始咯咯地笑个不停——那个可爱的小小姑娘,他亲爱的女儿,毫无防备地闯进了他的脑子里。他想起了那个小小的、温暖的身体蜷缩在他的胸口紧紧的握着拳头——那是她做噩梦了。他想起自己是如何叫起她,为她拭去满脸的鼻涕和眼泪,又如何毫不在乎她蹭在新买的衬衫的污渍,再紧紧的抱住,摸摸头安慰她.....


但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了。

如今他只求忘记,哪怕一场飞来横祸让他失忆——那样更好,连那个女人也忘掉.........他只想和面前这个男人多呆一会,而不是那些.....破事儿!他猛地干掉杯子里剩余的琥珀色液体,借着舌尖上的辛辣将自己拽回现实世界。



“才不是.......你撒谎。”——他听见那男人说的了。

“不,你的确是。”Rick温柔的回应道。

“才......才怪咧.......你瞎扯,”Daryl醉醺醺地摇了摇头,“我怎么......可能是......”他随意地把手撂在桌子上,把脑袋枕了上去,笑着抬眼看向他,

“这个酒吧里最热辣的人......在我眼里呢。”



一抹微笑一点点蔓延上那人的脸庞,温柔得足以照亮Daryl两年来的所有黑暗角落。

所有人的不解与误解,谩骂与歧视,这一刻似乎都不再重要了。他受了那么多的苦难与委屈,似乎就是为了今天,眼前这个人的出现。


Daryl感觉自己从未如此兴(性)致高涨。在这两年间唯一一次,他感觉自己真的,爱上了一个人。

---------------------


“呃......如果我问你想不想出去走走,会不会太快了?” Rick红着脸,手脚显得有些无处安放,但眼睛一直盯着Daryl没放开。


Daryl直起身子环视一周,那些飘扬着的鲜艳彩虹小旗,无一不还在搅动他那根痛苦神经。

甩甩头站起来,抖落一下皮夹克又顺便扔下一点儿小费,他悄悄牵起男人的手,自觉地拉着他向前,


“我觉得.....现在和你在一起,才是我真正想要的。”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