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的老司机带带我

来自dongbei的萌宝宝,大一颓废狗,学渣!
内涵丰富,善良美丽,对我是老司机

【已授翻】【ao3】Rickyl一发完 甜饼清水文

Teen!Rick and Teen! Daryl

Get drunk.

First kiss.
要到啦授权啦,所有都可以翻啦 妹子超棒的

初翻,轻喷,有私心的改动。原作是好多章,私心的我只翻译了第一章(最爱)原作在下

http://archiveofourown.org/chapters/10956740?show_comments=true#comm

ents

随缘也会发吧。。。。

-------------------------------不 多说---------上文-----------

1

Rick感觉很热

燥热,还有点儿晕糊糊的,好像盖了张刚从烘干机上扯下来的羊毛毯一样。

他晃晃脑袋想驱赶掉眩晕感,于是转过头去找他的哥们帮忙。

“Shane,我感觉怪怪的。”他张嘴说话,但是所有的声音都含糊在一起,听上去就成了:

“ 肖恩五柑橘刮挂的”。

2

可Shane的魂儿早就飞上九霄云外了——他正全神贯注地和姑娘调情,而对Rick在一边嘟嘟囔囔说的一大串外星语无动于衷。

“傻逼Shane!” Rick一脸苦大仇深。

 等等,他是不是说得太大声了?

3

Rick挣脱沙发的怀抱站起来,迈开步子,可根本不知道去哪儿。

突然他整个人往左趔趄两下,一头撞在了墙壁上,“谁他妈把它放这儿的?”他撑着墙骂了一句。

“啊....那是墙啊.....他妈的我到底怎么了?怎么晕乎乎的.....”

话还没落地,胃部就开始猛烈地抽搐起来。

“嗯,你要吐了。”  Rick的胃如是说。

4

新鲜空气。

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个,还有远离重重敲打在胸膛的音乐声。Rick歪歪扭扭地多走了几步,最后蹒跚着跨出大门进了后院,在几乎要摔下楼梯时薅住了离他最近的东西。

“把你的破手拿开,” 那东西说。哦,不是东西,是人。东西通常也不会说话吧。

可能是他反应的时间太长了,长到让那人不耐烦地抓住他的手腕,把它暴力地从自己身上甩开。

这个“不是东西”的人正过脸怒视着他,Rick的某个器官此时作出了一些很有意思的反应。

没错,他吐了。

5

“.......我怎么这么难受啊?.....你不难受?” Rick脱口而出。

那个男孩盯着他,好像在看一个小老弟,就那种整天粘着人不放的麻烦鬼。

然后突然,他开始笑起来---先是嗤嗤的的轻笑,后来变成毫无风度的哈哈大笑。

“你喝醉啦,你个笨蛋!” 他笑得全身都抖起来。

“啥?” Rick深深陷在男孩身边的草地里,脑子好像要脱离脑壳的束缚。“但是我没有......”

6

几个小时前,有人递给他一杯啤酒,他没接。因为他清楚的很,如果让爸妈发现他在这种party上不务正业他就废了;要是他爸发现他还喝酒,他就得被直接禁足到毕业了。

还不只是高中毕业......可能到大学毕业他也出不去家门了!

但是现在......瞅瞅他现在的样子!

“诶,傻瓜,我弄了点儿潘趣。” 那个男孩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递来一个干净的小塑料杯,悠闲地把酒瓶里剩的倒进去,“你不尝一口?”

Rick想都没想,接过来一口干掉。

(几秒后。)

“等等,你兑...兑...了....”。

但是还没等说完话,他就倾下身“哇”得吐在草地上。

“妈的,这次丢人丢到家了。” 

7

Rick感到有手在他后背尴尬的拍了几下。“我去给你拿点水。” 那个男孩的声音传过来。

“谢谢。”Rick慢慢直起身来。天呐,现在真的好太多了。

他半爬半挪离开那一堆被他吐的脏兮兮的草地,爬到干净的地方等待男孩回来。

“给。” 男孩很快回来了,往Rick手里塞了杯水,“Daryl,顺便说一句,我叫Daryl Dixon。”

“Rick Grimes。” 他弱弱地回答,稍微抿了几口水,漱了漱口就吐掉了。

“我去,你是警长的儿子?!” 男孩瞪圆了眼睛看着他。

“.....嘘...你....千万别告诉我爸。”

Daryl在他身边蹲下,轻轻地笑起来,又拍拍他的肩膀。

“ 放心Rick,我不会告诉他。”

“诶对了,你为什么醉没喝......没喝醉啊?” Rick问道。

“我喝醉了。只是没你喝得那么缺心眼儿。”

Rick糊涂地点点头。

他其实并不明白两者之间为什么会有区别。

但如果他还记得这是他第一次喝酒,就不会像疯了一样把酒精带来的快感置于自己承受能力之前。

而且刚刚也不会把潘趣当成水一样一口一杯那么硬干了。

8

“你住得近吗?”Daryl问。

“靠....”Rick倚在Daryl身上——他自己再站不起来了,“Daryl我没法这个鬼样回去。” 

男孩因为过近的身体接触尴尬地动了动,但始终没有离开。

“你当然能。你就偷偷溜进去,直扑床上就行了,我经常这么干。”

Rick摇摇头。

“在我家可行不通,Dare。”

“是Daryl。” 他更正道。

“抱歉,那我说的是什么?” Rick慵懒地稍微转过头朝向Daryl——老天爷,他保证,那个男孩真的很漂亮,尤其那双初春时候刚刚解冻的湖水一般绿蓝色的眼睛。

“....好漂亮,你的眼睛。你有双很漂亮的眼儿...眼睛。”

“.....没关系,别在意。” Daryl说,自动完全忽略了后面那句评论。

“我能和你多待一会儿吗?总的来说这都得怪你,你往潘趣里兑了什么?” Rick让自己闭了会儿眼睛,然后又逼着自己睁开,眼前还是那副漂亮的面孔。

“Moonshine*,还有我也不打算回家。”

“那你要去哪儿?”Rick问道,抬起手,不老实地戳向Daryl嘴唇边上的痣。

那个痣之所以在那里的原因不就是这个吗?就是来戳的。

“....别弄了。”Daryl 一边嘴上制止一边把他的手推开。“好吧,你可以跟我来。在我的卡车上睡一觉就好了。”

“那我得打电话给我爸妈告诉他们我不.......嘿....我听起来喝得有多醉?” Rick又开始去戳Daryl的痣,Daryl终于忍不下去,一把抓住他的手强硬地按到自己的大腿上。

“喝你的水去。”

9

Rick听话地把杯里剩下的水一口干掉,但脑子里一直忍不住地想着一件事:呃现在我的手被按在Daryl的大腿上。

该死!为什么现在他的身体比酒精作用更燥热了?

还有为什么他不想满足于手指去触摸.....那颗痣.....为什么他竟然想去亲吻、用唇舌去描摹,那小小的突起?为什么他还想.......妈的!他俩什么时候遇上的?好像才十分钟以前?

“一起去给你找个电话吧。” Daryl突然的提议打断他的幻想。男孩站起身来,提着Rick的胳膊肘把他也拉起来,架起他一只手臂,扶着他一步步走向房子。还是晕乎乎的Rick有几次差点狠狠撞在家具和墙壁上,这次多亏了Daryl,他才免去了与那些坚硬的木头和混凝土亲密接触的机会。

最后,他们在厨房里停下来,一起盯着冰箱边上的柜台上一个黑色转盘电话。

好吧就凑合一下。

10

“这里太吵了。”Rick拿起听筒说。

好像整个宇宙都在叫嚣着证明他的观点,他得朝男孩大喊两遍三遍对方才能听到他。

Daryl看着Rick,微笑起来,伸出一根手指比在嘴边,一下子消失在厨房里。

不一会儿,整个屋子突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只有电话里传来的一阵阵铃声敲击着Rick的耳膜。

他趁着无声立马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告诉他妈今晚他会和一个朋友在一起,用力暗示自己是和Shane混在一起而非哪个不良帮派,然后在差点儿把“再见”说成“见再”,把整件事搞砸前挂断了电话。

恰恰很及时,因为就在他落下电话的一瞬间,嘈杂的音乐又在这房间里肆虐开来。

“快走!” Daryl突然闪现,抓着他把他拉到前门,“ 他们已经知道是我拔的插头了,然而我还是‘没被邀请的人’。”

11

几秒之后,他俩穿过前院走到马路上。Rick还能听到身后强劲的音乐,在深夜的空气中离得越来越远,而Daryl厚重的脚步此时比《Billie Jean》*里的舞步更迅速流畅。

他瞥了男孩一眼,恰到好处地瞥见了他伸出粉红的舌尖,慢慢舔过干涩的嘴唇,又抿了抿.....

他看得入了迷,全然没注意脚下的人行道上的一处裂缝,实打实地绊了下去.....

可他并没有摔了个狗吃屎———一双健壮的手臂稳稳地扶住了他的腰。

“记得提醒我别再让你喝酒。” 

“ 是...别再让别人喝醉吧....Dare?” Rick调侃着,重新站好,脑子里想无视掉Daryl搂着他腰部的温暖的手臂。那只手臂正渐渐滑向他的腹部,固定在那儿。Rick觉得自己的内脏像是被这只手搅合乱套了,血管里的血液沸腾翻涌不停。

“是Daryl。” 他二次纠正到。

“那我说了什么?” 

12

“就是这儿了,” Daryl指着不远处的一辆破卡车,上面的斑驳锈迹比原有的涂鸦还多上许多。

Rick上手抓住了门把手,以为他们俩要放倒车座横在上面睡到早上,其实他心里有一小部分一直被这个“两人别无选择只好紧紧挨着入眠”的小念头撩得不得了。

直到Daryl抓住他的手从上面拽了下来。

“在后面呢。” 他说着,一边爬上卡车翻到车斗里的床上。Rick跟着他,借了Daryl的手以在上坡的时候保持平衡。

13

Daryl的卡车上有张脏兮兮的旧床垫,上面还堆了几床被子。“看起来,”Rick想,“他常常睡在这儿。”

“躺下,我好把东西收拾一下。” 

Rick照着他说的,重重摔在垫子上,看着Daryl熟练地把一张纱网罩在“卡车床”上面。

“这是干嘛的?”

“为了防止蚊子把咱俩活活咬死。”

14

Daryl忙活完,在他身边坐下,卷起一张被子作为两人临时凑合的枕头,又抬起Rick的脑袋把枕头一角放在下面。

在打理好这一切后,他才终于躺了下来,躺在拥挤的床垫子上。

那一会儿,一切都寂静了下来,只有两个大男孩的呼吸声,伴着阵阵蝉声和远处轻柔的音乐声,回荡在小小的空间里。

Rick竭尽全力抑制住自己想缩小与男孩之间的距离的冲动,他细心听着Daryl胸膛的每一次起与伏,听着他的衣服纤维每一次摩擦发出的沙沙声。

他以前一直没领会Shane对抚摸、亲吻别人如此着迷的原因,但如果这种渴望的感觉原来是像现在、当他靠近这个男孩时这样强烈的话,那么他也能明白些许了。

可Rick翻过身面向Daryl,却丝毫没有触碰他,只是痴痴地盯着。.

这个撩拨他许久的男孩正阖着那对摄人心魂的蓝色眸子,双手折叠枕在头下——这个位置恰到好处地凸显出手臂上紧实健壮的肱二头肌———那健美的线条让Rick生发出一种他从没拥有过的渴望:以自己的舌尖,细细描摹这充满青春活力的肌肤的每一寸,每一分;全心感受这年轻躯体的每一处沉降,每一处凸起。

他从未有过这份冲动。

难道这就是酒精的真正效用吗?难道现在的自己只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孩?还是只是那口Moonshine让他渴望起自己一般都不想要的事物?

“呃....谢谢你让我在你的卡车上睡觉。” 他嘴里吐出这样几个字,气息几乎扫过Daryl离他最近的肌肉之间的沟壑。

他犹豫了。

15

Daryl甚至都没有睁开眼睛回答他,也不知道Rick就在一寸之外对他蠢蠢欲动。

“正如你说的,是我的不好。”

“嗯.....” Rick轻轻地碰了碰他,用两根手指的指尖从手肘一直滑到腋窝。Daryl的眉毛轻微抬了抬,但什么也没做,也什么都没说。他甚至都没睁开眼睛。

“这辆卡车....是你自己买的吗?”Rick问道,手指继续沿着向上,仅仅隔着一层衬衫描摹着Daryl胸肌的轮廓。

“算是。”

“算是?”

“我在Kenny汽修打零工,他们交给我这个破烂玩意儿说如果我能修好就送我......也是帮他们节约点位置。”

“....他人不错。”

Rick 大胆地靠近了点儿,把一条腿压在Daryl的上。让他小小的吃惊了一下,Daryl动了动,把自己的腿伸过来,压在 Rick身上较起了劲儿。

“没错,他是个好人。”

“你都这么说,那就的确。” Rick轻手轻脚地起身,俯身于Daryl 清秀的脸庞之上。

又是那颗痣,叫嚣着提醒着他,自己有多想品尝一下这个小东西。于是他放任了自己,靠得更近些,稳住身子,一点一点,慢慢越过了两人之间的空隙。他盯着这副完美的面孔.....天呐现在他都有点斗鸡眼儿了!

可是上帝就,爱,和他闹着玩——漂亮的大男孩就在这时突然睁开了那双湖蓝色的眼睛。

16

Rick瞬间凝固了,对于现在这个棘手状况,他是从没遇到的!

还有为什么,Daryl那双眼睛,在漆黑中竟微微闪着光!

“你在干什么?” Daryl挑了挑眉问道。

“我......我不知道。” Rick感受到一只手正沿着他的后背向上移动,轻轻抚摸着,惹得他一阵颤栗。

“嗯.....那好吧,” Daryl又合上了眼,“等你搞明白了,记得告诉我一声。”

17

Rick乱糟糟的脑子花了好一会儿才意识过来该好好处理一下这个信息.....联系一下正在他脊背上画着图案的手指。

他终于明白了。

深呼吸,他斜下身,将唇缓缓擦过那棕色的小小突起。

然后滑落到Daryl柔软的薄薄唇瓣上。

他脑子里的小角落里,一个细小的声音提醒他:慢慢慢着这可是你的初吻!

18

但他没功夫管那个,他现在只想在Moonshine酒劲儿过了后,还能清楚记住现在的这个吻。保险起见,Rick放开嘴,拉开一小段距离,试着把现在的一切深深印在脑海里。这个完美的男孩。

他又继续吻住Daryl,把两人的唇温柔地靠在一起,加大力度贴压着,直到感觉对了劲儿。

他学着Shane对待女朋友们那样,小心翼翼地把舌头滑进Daryl微张的嘴里,与那瑟缩的舌尖略带尴尬地跳了段舞——Rick终于明白了他最好的哥们儿为什么那么愿意把舌头贴在什么东西上。

上帝啊,他能一整天都腻在这上面。

“想一想,这是别人给我的最甜的吻了。” Daryl说着,手上还在温柔地揉蹭着Rick的后背。

“我能再来一次吗?”Rick问他。

“嗯...反正在睡着前也没什么可做的...”

“我说今晚之后。”

Daryl愣了一下,笑了。

“那得看你没有醉醺醺的时候感觉怎么样了。”

Rick思忖了一会儿,然后耸了耸肩,再次俯下身覆上男孩的唇。

管他呢?

19

......唇瓣贴合,胶着,又分离,舌尖在内里互相挑逗着,追逐着,搅动着。

两人的气息不再平稳,一声声喘息,伴着一丝丝细小的呻吟,从微张的嘴角倾泻而出......

他们这样一直持续了一个小时,直到Rick注意到Daryl已经不在这里了——他的眼睛在亲吻的间隙慢慢地眯起来,他的唇舌的回应也越来越迟缓黏着,随着一秒秒的流逝变得漫不经心。他明白,男孩已经到了极限。

“好梦吧,Dare。” Rick低语着,不再留恋于那两瓣被折磨得涨红的唇,扑通一声摔在垫子上。

“....如果你想.....你可以抱抱我.....” Daryl轻声咕哝着,翻身滚到自己那边。

Rick根本都不用Daryl再说第二次,他立刻蹿过去,用一只手臂围住了Daryl的腰,发力把他拉向自己,直到他温暖的、起伏的胸膛紧紧贴在男孩单薄的后背上。

他将鼻子深深埋埋在那蓬松柔软的脏金色发丝间,过长的头发磨蹭着男孩的脖颈。

Rick深深吸了口气,他的男孩闻起来好像木柴燃烧时的烟气和盐。他多希望,这些气味能伴他入睡,萦绕在他的梦里。嗯....也许可以是海滩上的一簇篝火?他和Daryl在傍晚的深蓝下抓着螃蟹?他闭上眼睛,放纵自己沉溺在这份气息中......

20

Rick在失去意识前最后的一个想法,就是希望这不是他最后一次这样睡着。

还有,如果一杯兑了Moonshine的潘趣酒让他有机会亲吻了一个闻起来如此安心、神秘的男孩,那么,他也许并不会在意多来几杯。


评论(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