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的老司机带带我

来自dongbei的萌宝宝,大一颓废狗,学渣!
内涵丰富,善良美丽,对我是老司机

【destiel】咒语系列① 如何在被变成狗狗的情况下不憎恨这个世界(甜甜甜,狗年大吉)

临近开学临近交作业临近上班,祝大家狗年吉祥如意,狗年万事大吉,工资节节高,作业天天少。
撸狗心切,才疏学浅脑洞太大的我写了这么个奇葩搞笑段儿。(笑)
看狗的请进,日常,雷,没有文风和逻辑,有ooc,坑得很。

设定是在十三季cas回来之后,dean作死变成萌狗子,抱抱亲亲举高高的日常故事,6000+的pg-13?
有Jack小可爱和作死的过敏Sam。
————————————
正文:

“啊……啊啾!……讲真,我想把发明这个咒语的女巫烧死,你……dean你先别过来。”


“呜呜……汪!”


“well,我可什么也听不懂dean,你可以尝试用摩尔密码……啊…啊啾!”


“汪!嗷呜呜……”


“dean我不觉得你现在让Sam滚是个好选择,他说的对,除了我,他们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从屋子另一头走过来的castiel合上一本厚重的中世纪咒语古典,看着只到自己小腿一半的毛乎乎白色小比熊犬——那丧心病狂的咒语还特地给他修剪成了最受欢迎的圆脸。


“如果你能管住自己的嘴,我认为你也不会这么难堪。”天使的嘲讽技能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已经能把dean怼的半句话也吠不出来。


“但是……哈哈哈哈不得不说你的这个形态……也挺可爱的,你觉得呢Cas?”


“……以人类的标准,这样的你吸引多一倍的年轻女性是没有问题的。”


“呜汪汪汪!嗷呜汪!汪汪汪汪!”


如果是杜宾或者德牧,哪怕是只吉娃娃呢,他都可以成功地让这两个人闭上他们喋喋不休笑声连天 的嘴,但是很可惜,dean·大名鼎鼎·少妇杀手·上天入地·Winchester现在只是个比熊狗,缩成团就是个白色棉花糖的卖萌狗子。

正如嘲讽天使所说的,dean Winchester又一次栽在了女人手里。那个漂亮女巫的委托倒是简单得可以——帮她看一晚上婴儿。


“你有孩子了?” “你结婚了?” “你丈夫在哪儿我只是好奇你懂的……”“Sam你看这孩子长得……”“可见她先生长得也……”


Sam狠狠的瞪了他十几眼才制止住大哥对美丽女士一晚上的骚扰。


“我很抱歉小姐……啊不夫人,我哥哥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如果冒犯了还请您见谅……”临走时Sam照常给他收拾烂摊子。


只可惜这位有着迷人棕色大眼睛的尤物并不是好惹的货,夫人美手一指自家桌上的水晶高脚杯,嘴角满是柔到破碎的笑意:“dean 和Sam Winchester……我知道你们是谁男孩儿们。你们照顾了一晚上的那个讨人厌的婴儿就是我先生,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们,不然我还要照顾这个‘讨厌的婴儿’到现在。”

从他们身后婴儿床的位置走出来一个五官端正的男人,走到女士身边搂着她的腰,“现在喝了那杯酒吧年长的那位,算是照顾我的感谢。”


Sam聪明的脑袋几乎在那dean一转身就意识到这是赤果果的报复行动,他的手甚至先一步拉住了dean兴奋的裤腰!然而他的老哥只是转过头来,松鼠一样机敏的眼睛闪了又闪,“别怕Sammy,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的……wait,wtf……” dean还没碰到酒杯,先看到了地上的魔法阵,眼前一白……

紧接着一片白光之后是空空如也的土地,没有那夫妻俩,甚至连一块儿砖头一片木屑也没剩,除了傻愣着的Sam和,一坨白棉花糖,


“他抖了抖身上的蓬蓬毛,狠声狠气地叫唤了三分钟,然后坐在地上仰头看着我,还…还呜呜的叫要抱起来!哈哈哈…”Sam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他条件反射地抬手想摸dean的脑袋,不想被情绪更激动的狗狗反咬一口。


哦可怜的麋鹿,他的过敏更严重了。


“要不是真的看见了你dean,我是不会信的。而且如果我是个有幽默感的人类我肯定会笑到停不下来,但是……现在还是着眼于解除诅咒吧。” 天使憋着笑从擤鼻涕不止的Sam身边抱走还在朝他呲牙咧嘴的白棉花糖。


“呜汪!”


“好的dean如果你不介意我现在就把你放下,马上松手。”


棉花糖狗狗向下看一眼衬着十米高的空气。(dean视角)


“……”


“nonono,cas千万别松手!”dean 扯着嗓子发出被踩了尾巴的音效,一撅一撅往天使的肩膀上爬,直到两个修剪整齐的爪子紧紧勾住castiel的风衣。


“这真是可怕。”狗狗喘着粗气。

castiel强忍住笑意,轻轻拍打着小狗狗的背。他不得不承认软绵绵毛茸茸的狗狗dean不仅对女孩有吸引力,对喜欢狗的男士也很有吸引力,尤其是这只狗子还在不自觉地发抖。


“好吧,”castiel向门外偷看半天的Jack比了个手势让他离开,屋子里有一只猛兽不太适合小孩子看,“其实不是狗狗的dean也蛮有吸引力的,客观的讲。”

“嗯…cas我想我找到了!”擤完鼻涕的Sam说话闷闷的,但是还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发出了高昂的声音,“在这儿你们看!罗马尼亚的咒语集里好像有差不多的,我用下谷歌等我……”


“看来dean十二点之后就能恢复了。”castiel快步走到桌前,一手扶着狗子一手把书挪到眼前瞥了一眼,又看了看年轻的猎人,“Sam,你记得我会好几种语言吗?” 博学多才的天使直接把狗狗扔在桌子一旁,自己弯下腰来用手指点着奇奇怪怪的字母继续发动天使翻译器。


“嗯…dean中的咒语是减小效力的恶作剧咒语……本来是变成牲畜的,改良后……”


“汪汪汪!嗷呜!” 过分激动的狗狗尖声叫着,一个脚滑从桌子上掉下去。


“就算你再不愿意也请忍到晚上。”castiel赶紧接住他的朋友稳稳放在地上。


“没错dean,我觉得你这个样子还是别太激动的好,离十二点也就六个小时。”Sam微妙的语气再一次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他不该小看比熊的咬合力。


其实大型犬倒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小型犬也好,Sam并非不能接受,只是他哥哥因为咒语变成的这只比熊实在是凶的异常,cas的鞋和他的手都被蹂躏得差不多了。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也是让他必须找个人来帮他的原因——他变成了对狗的口水过敏的体质——就仅仅是这只比熊~dean狗狗湿漉漉的鼻子也能让他打喷嚏到脱水,更别提被咬那么多下(麋鹿真可怜)。Sam和cas一致认为这是魔法夫人小心眼的缘故。


综合一看,不难发现Sam想活过这几个小时并且一边照顾dean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cas,我觉得现在还是处理一下这个问题比较实际……你看我没法和这么麻烦的dean…啊啾…你懂的,而且看起来只有天使能听懂他说什么,所以……dean交给你了,我…去找Jack休息一下鼻子。”


眼瞅着dean又要开始进攻,Sam•想念可爱徒弟Jack•Winchester追着Jack的脚步跑出屋子。


dean十厘米的大长腿花了两分钟到门口时走廊里已经没了人影。


“嗯呜呜呜…汪!”


Sammy你等我变回去的!


castiel站在门口低头看着他梗着脖子尾巴朝天的新伙伴,静静地没说一句话。


“cas帮我拿罐啤酒,这小子气死我了。”


“…狗不能喝酒。”


“Shut your face, cas ,或者你的鞋别想要了.”


——————————


白棉花糖在喝了四瓶盖高纯度小麦原汁黑啤后融化在地板上,懒洋洋赖唧唧,castiel出于关怀动物又给他喝了一口威士忌。


哦看啊,小翅膀收获了一个棉花糖狗狗暖手宝(虽然天使不需要),一动不动还会打呼噜的那种。


————————————


dean感到有人在抚摸他。在微微耀眼的光下,他能辨认出的只有由晴空万里时才能遇到的天蓝色染成的眼睛,让他想起以前和Sam一起坐车去家附近的农场时,躺在谷堆上望天的十分钟。那时John在善后,兄弟俩也有闲情雅致。


“真漂亮。”


“什么?dean?”


“我说真的很漂亮啊,Sam,蓝色的,天空的颜色。”


“我不应该给你酒喝的。”


dean感到一只温暖有力的手正在从他的腰腹部轻轻按摩至前胸。


???


“cas…cas?是你?你你在干什么……”


“我认为这样能让你舒服一些,因为显然你还在说胡话。”


如果在这一瞬间变回去,castiel将有幸第一次看到dean Winchester脸红到耳朵根儿。

是谁不好偏偏是cas……妈啊我还躺在他腿上是吗?dean狗狗的小心脏突突半天平静不下来!


castiel趁他睡觉摸遍了他全身吗?


啊,我的chuck。这可不行。


不,不能够。


“你还是醉着的dean,别站起来,dean?”


他能闻到cas身上淡淡的啤酒味和秋夜空气的清新味道,他能看到蓝眼天使长长睫毛投在虹膜上的阴影……他喝了我的啤酒?


“哦不cas,你,太近…我得跑了。”


——————————————


别和一个非人生物比力气,尤其当你还是只三十厘米高四公斤的狗狗时。


这句话成为dean目前的至理名言。


castiel把抬腿就想跑的狗子轻松抱回腿上,两只手卡在他腋下箍住他,四只手指轻压在他的后背,大拇指按在他原来锁骨的地方,想方设法制止他的鲤鱼打挺。


“别…动,dean。”


dean两只白花花、有劲儿的小脚在castiel的大腿上踩了又踩,身体摇摇晃晃根本控制不住,cas都觉得dean要滑下去再摔个狗啃泥。


“dean!坐下。”


“嗷呜呜呜……”狗子被吓了一跳,不甘心地舔舔嘴和黑鼻子,东张西望地坐在天使的大腿上。


“坐下就坐下……” dean压制住想踢cas屁股的冲动白了天使一眼。


——————————


“呃,dean,对不起…我没想吓到你。”天使低垂着眼帘温和地注视着狗狗dean怒气冲冲的毛茸茸小脸。他们在cas大喊一句“坐下”之后已经冷战了半个小时。


“他倒变得越来越像人类。”狗子dean一动不动地怒视着他时心里闪过这么个念头。


“对不起,呃……我…”castiel在电视上看到过,狗语者里面的人和狗狗交流时都会摸摸狗狗的头。


现在轮到他castiel了?他是不是要去冒着和Sam一样被咬的风险复制电视里人类的动作?


他攥紧拳头在dean圆脑袋附近五厘米的地方放松试探着,保证对方因为视线受阻看不见这个小动作,castiel咽了口口水,下意识咬了咬嘴唇。


“dean……我能不能…” 摸你的头发?


castiel把到嘴边的话硬生生憋回肚子里去了,手也攥回去了。


虽然节目里的狗狗都喜欢极了主人的抚摸,甚至会向主人讨要摸摸肚子,但是dean……不是一般的狗狗,或许他会像讨厌Sam的摸头杀一样讨厌自己即将作出的动作;或许他不根本愿意任何人摸他的任何地方!


但基于目前dean是只狗狗说不定摸头能够给他带来慰藉也能传达我的歉意?


可是很明显他不喜欢这样啊!


天使被自己的问题折腾得手足无措,他甚至开始觉得dean坐在自己腿上都受尽了折磨。


但是为什么如此纠结于摸头杀呢?


难道自己除了摸头杀还有其他深藏着的欲望?


比如给狗狗dean挠痒痒还有教他打滚之类的……


castiel的思绪飘到了远方,他甚至盯着天花板考虑起了dean狗狗的如厕问题。

dean坐在他腿上歪着脑袋,他多想用自己的手(五根手指的那种)拍拍cas的肩膀让他别再瞎xx乱想了,因为从天使嘴角的笑意他就知道castiel已经偏离轨道了!而且越来越偏!


他看看自己十厘米的大长腿……


哼,那也是有办法的!


狗狗dean坐立起来,后腿发力站起来把两个前爪搭在castiel胸前,让自己的脸和他的平齐。


他就单单是瞅着诧一脸异的castiel,后者因为害怕他再掉下去下意识扶住他身体两侧。


“哦天呐。”


“太近了太近了,怕是有点吃不消……”


dean嘟囔着别开脸去——还有两厘米他的鼻子和嘴就要怼在人家cas脸上去了,这不好这不好……

欸!


小狗狗突然整个狗都趴在了天使男性身体的肩膀上!他的两只爪子仍然搭在他脖子两边,像是给了一他个大大的拥抱。


天使的手在下面——他的屁股后面固定住,另一只在他的脖子摩挲着那里的白色毛发,“嗯……我很…抱歉dean,我不知道怎么向现在的你道歉……我…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摸你的脖子和背,头我是不会摸的除非你允许……”


“我只想说…我仍然尊重你的想法…只是至少现在……让我照顾你一下……”

看来小天使是被dean的举动彻底误导了,原来dean只是想用爪子扒拉扒拉cas的脸而已,可是现在看看他们都在干嘛!


“他都语无伦次了,”dean摇了摇尾巴,“就为了和我道歉吗?真他妈可爱!干!作为一条狗我都他妈想舔舔他!”dean第一次觉得就这么误导下去也不错。


他的尾巴螺旋桨似的欢快摇着,真的撑起身子把鼻子凑过去,轻轻嗅了嗅舔了一口cas的嘴角。


“汪!”


那是一声欢快的吠叫,伴着天使castiel像人类一样双颊绯红地瞪圆了蓝眼睛看着dean狗狗。

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dean,dean Winchester,是不是舔了一口天使castiel,的嘴角?


如果不知道这是谁还好,权当是狗狗爱的表现,但是这只狗……dean变成的这只狗他……


castiel把狗子薅住,眼睛一眨不眨瞪着他。


“🎵”


Sam给定的十二点闹铃响起,castiel的手机在桌子上震动不停吸引了沙发上一人一狗的注意。

“完了完了完了。”
————————

不得不说几千年前的咒语还是很守时的,说几个小时就几个小时,castiel在一瞬间就感觉腿上的分量变沉了几十倍,手心的感觉更是越来越光滑……


castiel的毛茸茸白花花暖手袋,没了。


没衣服穿的的dean Winchester,两腿分开跪坐在天使腿的两侧,两只手摁着他的肩膀,出现在离天使嘴唇前没几厘米的地方。
哦顺便说一下castiel的两只手现在已经被dean的身体撑开,滑到猎人的腰侧。


角度非常暧昧。

————————————

天使忘记呼吸了。(虽然本来也不需要。)


猎人也是。(有点儿小致命。)


“ca……cas,我刚刚……我…”castiel最终还是见证了dean的脸一路红到脖子。虽然他自己也没好到哪去,他连眼睛都红了。


“dean…”cas的声音有点沙哑,而且有点小心翼翼的小,让猎人几乎听不清,“你刚才……”


“cas我没听清楚。”


“你是不是……”


我们是不是刚刚接吻了。

castiel知道不是!他不是没接过吻,虽然没有dean经验丰富……但刚刚那个…它就是巧合!是“不小心的巧合”!cas在脑子里重复着,巧合他还是能分辨的出来……吗?他已经忘了chuck叫什么了!满脑子只有dean……dean Winchester俯下身来亲吻他的嘴角,人类的dean,红着脸的dean,红着脸的自己,吻!

castiel以迅雷之势狠下心来,捧着男人的脸压向自己,把唇轻轻印在他的嘴角上。


不,不是这样的!他在电视上,在电脑上,在……在书记员传授给他的几千年的人类书籍里了解到的吻,不仅仅是现在的样子!埋在心底的冲动,爆发出的这个似是而非的吻并不是他想要的、他渴求了这么久的东西……将近十年就是这样吗?!不!不够!他……


castiel的心声被禁锢在一个更纯熟的技巧中。


激动的舌尖撬开天使微张的唇,搅着,吮着,带动沙发上呆坐的天使同样呆滞的粉红色舌尖在湿热的口腔中打着转儿。castiel的嘴里泄出一声满足的哼叫,手从猎人的腰际覆上紧实的背肌、抑或深深插入猎人栗色的短发阻止给猎人一丝离开的机会,开始对dean进行同样激烈的反击。

可dean却没有一点要离开的意思。他的心在狂跳,咚咚的声音从鼓膜深处传来。他的临时主人,他的傻天使,他的小翅膀,一切称谓都在此时带上了一抹浓浓的占有欲。结实的腿从外面挤进cas的大腿之间,引出他的天使一声叹息。

dean抬手摸着天使一样通红的脸颊,撤出自己侵略许久的舌头轻轻咬了咬他的嘴唇。

“cas,这才是你说的那种……我吻了你。”

猎人的手指轻车熟路地敞开天使已经褶皱的西装,在天使的胸口和腰侧抚摸着。

“还有,你当然能摸我的头。如果你不介意我继续的话。”


——————————


“合着你是针对我是吗?就咬我一个?dean我还给你拿啤酒来庆祝你变回……”


“Sam你等我一下,castiel和dean可能睡了……吗?”


Sam•眼睛特别疼•心也有点乱•Winchester当即撇了啤酒捂住了后面揉着眼睛进来的Jack的眼睛,乖宝宝Jack顿时觉得面前充满黑暗,而且脸有点疼。(麋鹿的力量。)


“呃…Jack你能帮我找找冰箱里还有没有啤酒了不?哎对不要回头屋子里有点儿nc17鉴于你还不到一岁所以别看了。谢谢你Jack。”


Jack乖宝宝静静地转过身,轻手轻脚地走回厨房……哦不,是卧室。


Sam蜀黍吁了口气,这孩子比他想的更懂事儿,啊,放心不少。


“啊…我又有点困了dean你记得早睡啊cas你注意身体啊二位晚安。”


猎人弟弟抿了抿嘴,以风的速度从客厅平移回卧室。


“Sam等等我和dean没有……”


“Sam你他妈等着!”


——————


Jack在听到自己旁边的房门咔哒一声锁好之后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未来几个月他的Sam蜀黍都将成为他castiel爸爸和dean爸…叔叔的攻击对象。


“这日子……又要不好过了。”


“还有我应该记住,castiel是不用睡觉的,而且未来dean也不大需要了。”


end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