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的老司机带带我

来自dongbei的萌宝宝,大一颓废狗,学渣!
内涵丰富,善良美丽,对我是老司机

【destiel】咒语系列① 如何在被变成狗狗的情况下不憎恨这个世界(甜甜甜,狗年大吉)

临近开学临近交作业临近上班,祝大家狗年吉祥如意,狗年万事大吉,工资节节高,作业天天少。
撸狗心切,才疏学浅脑洞太大的我写了这么个奇葩搞笑段儿。(笑)
看狗的请进,日常,雷,没有文风和逻辑,有ooc,坑得很。

设定是在十三季cas回来之后,dean作死变成萌狗子,抱抱亲亲举高高的日常故事,6000+的pg-13?
有Jack小可爱和作死的过敏Sam。
————————————
正文:

“啊……啊啾!……讲真,我想把发明这个咒语的女巫烧死,你……dean你先别过来。”


“呜呜……汪!”


“well,我可什么也听不懂dean,你可以尝试用摩尔密码……啊…啊啾!”


“汪!嗷呜呜……”


“dean我不觉得你现在让Sam滚是个好选择,他说的对,除了我,他们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从屋子另一头走过来的castiel合上一本厚重的中世纪咒语古典,看着只到自己小腿一半的毛乎乎白色小比熊犬——那丧心病狂的咒语还特地给他修剪成了最受欢迎的圆脸。


“如果你能管住自己的嘴,我认为你也不会这么难堪。”天使的嘲讽技能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已经能把dean怼的半句话也吠不出来。


“但是……哈哈哈哈不得不说你的这个形态……也挺可爱的,你觉得呢Cas?”


“……以人类的标准,这样的你吸引多一倍的年轻女性是没有问题的。”


“呜汪汪汪!嗷呜汪!汪汪汪汪!”


如果是杜宾或者德牧,哪怕是只吉娃娃呢,他都可以成功地让这两个人闭上他们喋喋不休笑声连天 的嘴,但是很可惜,dean·大名鼎鼎·少妇杀手·上天入地·Winchester现在只是个比熊狗,缩成团就是个白色棉花糖的卖萌狗子。

正如嘲讽天使所说的,dean Winchester又一次栽在了女人手里。那个漂亮女巫的委托倒是简单得可以——帮她看一晚上婴儿。


“你有孩子了?” “你结婚了?” “你丈夫在哪儿我只是好奇你懂的……”“Sam你看这孩子长得……”“可见她先生长得也……”


Sam狠狠的瞪了他十几眼才制止住大哥对美丽女士一晚上的骚扰。


“我很抱歉小姐……啊不夫人,我哥哥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如果冒犯了还请您见谅……”临走时Sam照常给他收拾烂摊子。


只可惜这位有着迷人棕色大眼睛的尤物并不是好惹的货,夫人美手一指自家桌上的水晶高脚杯,嘴角满是柔到破碎的笑意:“dean 和Sam Winchester……我知道你们是谁男孩儿们。你们照顾了一晚上的那个讨人厌的婴儿就是我先生,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们,不然我还要照顾这个‘讨厌的婴儿’到现在。”

从他们身后婴儿床的位置走出来一个五官端正的男人,走到女士身边搂着她的腰,“现在喝了那杯酒吧年长的那位,算是照顾我的感谢。”


Sam聪明的脑袋几乎在那dean一转身就意识到这是赤果果的报复行动,他的手甚至先一步拉住了dean兴奋的裤腰!然而他的老哥只是转过头来,松鼠一样机敏的眼睛闪了又闪,“别怕Sammy,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的……wait,wtf……” dean还没碰到酒杯,先看到了地上的魔法阵,眼前一白……

紧接着一片白光之后是空空如也的土地,没有那夫妻俩,甚至连一块儿砖头一片木屑也没剩,除了傻愣着的Sam和,一坨白棉花糖,


“他抖了抖身上的蓬蓬毛,狠声狠气地叫唤了三分钟,然后坐在地上仰头看着我,还…还呜呜的叫要抱起来!哈哈哈…”Sam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他条件反射地抬手想摸dean的脑袋,不想被情绪更激动的狗狗反咬一口。


哦可怜的麋鹿,他的过敏更严重了。


“要不是真的看见了你dean,我是不会信的。而且如果我是个有幽默感的人类我肯定会笑到停不下来,但是……现在还是着眼于解除诅咒吧。” 天使憋着笑从擤鼻涕不止的Sam身边抱走还在朝他呲牙咧嘴的白棉花糖。


“呜汪!”


“好的dean如果你不介意我现在就把你放下,马上松手。”


棉花糖狗狗向下看一眼衬着十米高的空气。(dean视角)


“……”


“nonono,cas千万别松手!”dean 扯着嗓子发出被踩了尾巴的音效,一撅一撅往天使的肩膀上爬,直到两个修剪整齐的爪子紧紧勾住castiel的风衣。


“这真是可怕。”狗狗喘着粗气。

castiel强忍住笑意,轻轻拍打着小狗狗的背。他不得不承认软绵绵毛茸茸的狗狗dean不仅对女孩有吸引力,对喜欢狗的男士也很有吸引力,尤其是这只狗子还在不自觉地发抖。


“好吧,”castiel向门外偷看半天的Jack比了个手势让他离开,屋子里有一只猛兽不太适合小孩子看,“其实不是狗狗的dean也蛮有吸引力的,客观的讲。”

“嗯…cas我想我找到了!”擤完鼻涕的Sam说话闷闷的,但是还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发出了高昂的声音,“在这儿你们看!罗马尼亚的咒语集里好像有差不多的,我用下谷歌等我……”


“看来dean十二点之后就能恢复了。”castiel快步走到桌前,一手扶着狗子一手把书挪到眼前瞥了一眼,又看了看年轻的猎人,“Sam,你记得我会好几种语言吗?” 博学多才的天使直接把狗狗扔在桌子一旁,自己弯下腰来用手指点着奇奇怪怪的字母继续发动天使翻译器。


“嗯…dean中的咒语是减小效力的恶作剧咒语……本来是变成牲畜的,改良后……”


“汪汪汪!嗷呜!” 过分激动的狗狗尖声叫着,一个脚滑从桌子上掉下去。


“就算你再不愿意也请忍到晚上。”castiel赶紧接住他的朋友稳稳放在地上。


“没错dean,我觉得你这个样子还是别太激动的好,离十二点也就六个小时。”Sam微妙的语气再一次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他不该小看比熊的咬合力。


其实大型犬倒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小型犬也好,Sam并非不能接受,只是他哥哥因为咒语变成的这只比熊实在是凶的异常,cas的鞋和他的手都被蹂躏得差不多了。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也是让他必须找个人来帮他的原因——他变成了对狗的口水过敏的体质——就仅仅是这只比熊~dean狗狗湿漉漉的鼻子也能让他打喷嚏到脱水,更别提被咬那么多下(麋鹿真可怜)。Sam和cas一致认为这是魔法夫人小心眼的缘故。


综合一看,不难发现Sam想活过这几个小时并且一边照顾dean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cas,我觉得现在还是处理一下这个问题比较实际……你看我没法和这么麻烦的dean…啊啾…你懂的,而且看起来只有天使能听懂他说什么,所以……dean交给你了,我…去找Jack休息一下鼻子。”


眼瞅着dean又要开始进攻,Sam•想念可爱徒弟Jack•Winchester追着Jack的脚步跑出屋子。


dean十厘米的大长腿花了两分钟到门口时走廊里已经没了人影。


“嗯呜呜呜…汪!”


Sammy你等我变回去的!


castiel站在门口低头看着他梗着脖子尾巴朝天的新伙伴,静静地没说一句话。


“cas帮我拿罐啤酒,这小子气死我了。”


“…狗不能喝酒。”


“Shut your face, cas ,或者你的鞋别想要了.”


——————————


白棉花糖在喝了四瓶盖高纯度小麦原汁黑啤后融化在地板上,懒洋洋赖唧唧,castiel出于关怀动物又给他喝了一口威士忌。


哦看啊,小翅膀收获了一个棉花糖狗狗暖手宝(虽然天使不需要),一动不动还会打呼噜的那种。


————————————


dean感到有人在抚摸他。在微微耀眼的光下,他能辨认出的只有由晴空万里时才能遇到的天蓝色染成的眼睛,让他想起以前和Sam一起坐车去家附近的农场时,躺在谷堆上望天的十分钟。那时John在善后,兄弟俩也有闲情雅致。


“真漂亮。”


“什么?dean?”


“我说真的很漂亮啊,Sam,蓝色的,天空的颜色。”


“我不应该给你酒喝的。”


dean感到一只温暖有力的手正在从他的腰腹部轻轻按摩至前胸。


???


“cas…cas?是你?你你在干什么……”


“我认为这样能让你舒服一些,因为显然你还在说胡话。”


如果在这一瞬间变回去,castiel将有幸第一次看到dean Winchester脸红到耳朵根儿。

是谁不好偏偏是cas……妈啊我还躺在他腿上是吗?dean狗狗的小心脏突突半天平静不下来!


castiel趁他睡觉摸遍了他全身吗?


啊,我的chuck。这可不行。


不,不能够。


“你还是醉着的dean,别站起来,dean?”


他能闻到cas身上淡淡的啤酒味和秋夜空气的清新味道,他能看到蓝眼天使长长睫毛投在虹膜上的阴影……他喝了我的啤酒?


“哦不cas,你,太近…我得跑了。”


——————————————


别和一个非人生物比力气,尤其当你还是只三十厘米高四公斤的狗狗时。


这句话成为dean目前的至理名言。


castiel把抬腿就想跑的狗子轻松抱回腿上,两只手卡在他腋下箍住他,四只手指轻压在他的后背,大拇指按在他原来锁骨的地方,想方设法制止他的鲤鱼打挺。


“别…动,dean。”


dean两只白花花、有劲儿的小脚在castiel的大腿上踩了又踩,身体摇摇晃晃根本控制不住,cas都觉得dean要滑下去再摔个狗啃泥。


“dean!坐下。”


“嗷呜呜呜……”狗子被吓了一跳,不甘心地舔舔嘴和黑鼻子,东张西望地坐在天使的大腿上。


“坐下就坐下……” dean压制住想踢cas屁股的冲动白了天使一眼。


——————————


“呃,dean,对不起…我没想吓到你。”天使低垂着眼帘温和地注视着狗狗dean怒气冲冲的毛茸茸小脸。他们在cas大喊一句“坐下”之后已经冷战了半个小时。


“他倒变得越来越像人类。”狗子dean一动不动地怒视着他时心里闪过这么个念头。


“对不起,呃……我…”castiel在电视上看到过,狗语者里面的人和狗狗交流时都会摸摸狗狗的头。


现在轮到他castiel了?他是不是要去冒着和Sam一样被咬的风险复制电视里人类的动作?


他攥紧拳头在dean圆脑袋附近五厘米的地方放松试探着,保证对方因为视线受阻看不见这个小动作,castiel咽了口口水,下意识咬了咬嘴唇。


“dean……我能不能…” 摸你的头发?


castiel把到嘴边的话硬生生憋回肚子里去了,手也攥回去了。


虽然节目里的狗狗都喜欢极了主人的抚摸,甚至会向主人讨要摸摸肚子,但是dean……不是一般的狗狗,或许他会像讨厌Sam的摸头杀一样讨厌自己即将作出的动作;或许他不根本愿意任何人摸他的任何地方!


但基于目前dean是只狗狗说不定摸头能够给他带来慰藉也能传达我的歉意?


可是很明显他不喜欢这样啊!


天使被自己的问题折腾得手足无措,他甚至开始觉得dean坐在自己腿上都受尽了折磨。


但是为什么如此纠结于摸头杀呢?


难道自己除了摸头杀还有其他深藏着的欲望?


比如给狗狗dean挠痒痒还有教他打滚之类的……


castiel的思绪飘到了远方,他甚至盯着天花板考虑起了dean狗狗的如厕问题。

dean坐在他腿上歪着脑袋,他多想用自己的手(五根手指的那种)拍拍cas的肩膀让他别再瞎xx乱想了,因为从天使嘴角的笑意他就知道castiel已经偏离轨道了!而且越来越偏!


他看看自己十厘米的大长腿……


哼,那也是有办法的!


狗狗dean坐立起来,后腿发力站起来把两个前爪搭在castiel胸前,让自己的脸和他的平齐。


他就单单是瞅着诧一脸异的castiel,后者因为害怕他再掉下去下意识扶住他身体两侧。


“哦天呐。”


“太近了太近了,怕是有点吃不消……”


dean嘟囔着别开脸去——还有两厘米他的鼻子和嘴就要怼在人家cas脸上去了,这不好这不好……

欸!


小狗狗突然整个狗都趴在了天使男性身体的肩膀上!他的两只爪子仍然搭在他脖子两边,像是给了一他个大大的拥抱。


天使的手在下面——他的屁股后面固定住,另一只在他的脖子摩挲着那里的白色毛发,“嗯……我很…抱歉dean,我不知道怎么向现在的你道歉……我…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摸你的脖子和背,头我是不会摸的除非你允许……”


“我只想说…我仍然尊重你的想法…只是至少现在……让我照顾你一下……”

看来小天使是被dean的举动彻底误导了,原来dean只是想用爪子扒拉扒拉cas的脸而已,可是现在看看他们都在干嘛!


“他都语无伦次了,”dean摇了摇尾巴,“就为了和我道歉吗?真他妈可爱!干!作为一条狗我都他妈想舔舔他!”dean第一次觉得就这么误导下去也不错。


他的尾巴螺旋桨似的欢快摇着,真的撑起身子把鼻子凑过去,轻轻嗅了嗅舔了一口cas的嘴角。


“汪!”


那是一声欢快的吠叫,伴着天使castiel像人类一样双颊绯红地瞪圆了蓝眼睛看着dean狗狗。

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dean,dean Winchester,是不是舔了一口天使castiel,的嘴角?


如果不知道这是谁还好,权当是狗狗爱的表现,但是这只狗……dean变成的这只狗他……


castiel把狗子薅住,眼睛一眨不眨瞪着他。


“🎵”


Sam给定的十二点闹铃响起,castiel的手机在桌子上震动不停吸引了沙发上一人一狗的注意。

“完了完了完了。”
————————

不得不说几千年前的咒语还是很守时的,说几个小时就几个小时,castiel在一瞬间就感觉腿上的分量变沉了几十倍,手心的感觉更是越来越光滑……


castiel的毛茸茸白花花暖手袋,没了。


没衣服穿的的dean Winchester,两腿分开跪坐在天使腿的两侧,两只手摁着他的肩膀,出现在离天使嘴唇前没几厘米的地方。
哦顺便说一下castiel的两只手现在已经被dean的身体撑开,滑到猎人的腰侧。


角度非常暧昧。

————————————

天使忘记呼吸了。(虽然本来也不需要。)


猎人也是。(有点儿小致命。)


“ca……cas,我刚刚……我…”castiel最终还是见证了dean的脸一路红到脖子。虽然他自己也没好到哪去,他连眼睛都红了。


“dean…”cas的声音有点沙哑,而且有点小心翼翼的小,让猎人几乎听不清,“你刚才……”


“cas我没听清楚。”


“你是不是……”


我们是不是刚刚接吻了。

castiel知道不是!他不是没接过吻,虽然没有dean经验丰富……但刚刚那个…它就是巧合!是“不小心的巧合”!cas在脑子里重复着,巧合他还是能分辨的出来……吗?他已经忘了chuck叫什么了!满脑子只有dean……dean Winchester俯下身来亲吻他的嘴角,人类的dean,红着脸的dean,红着脸的自己,吻!

castiel以迅雷之势狠下心来,捧着男人的脸压向自己,把唇轻轻印在他的嘴角上。


不,不是这样的!他在电视上,在电脑上,在……在书记员传授给他的几千年的人类书籍里了解到的吻,不仅仅是现在的样子!埋在心底的冲动,爆发出的这个似是而非的吻并不是他想要的、他渴求了这么久的东西……将近十年就是这样吗?!不!不够!他……


castiel的心声被禁锢在一个更纯熟的技巧中。


激动的舌尖撬开天使微张的唇,搅着,吮着,带动沙发上呆坐的天使同样呆滞的粉红色舌尖在湿热的口腔中打着转儿。castiel的嘴里泄出一声满足的哼叫,手从猎人的腰际覆上紧实的背肌、抑或深深插入猎人栗色的短发阻止给猎人一丝离开的机会,开始对dean进行同样激烈的反击。

可dean却没有一点要离开的意思。他的心在狂跳,咚咚的声音从鼓膜深处传来。他的临时主人,他的傻天使,他的小翅膀,一切称谓都在此时带上了一抹浓浓的占有欲。结实的腿从外面挤进cas的大腿之间,引出他的天使一声叹息。

dean抬手摸着天使一样通红的脸颊,撤出自己侵略许久的舌头轻轻咬了咬他的嘴唇。

“cas,这才是你说的那种……我吻了你。”

猎人的手指轻车熟路地敞开天使已经褶皱的西装,在天使的胸口和腰侧抚摸着。

“还有,你当然能摸我的头。如果你不介意我继续的话。”


——————————


“合着你是针对我是吗?就咬我一个?dean我还给你拿啤酒来庆祝你变回……”


“Sam你等我一下,castiel和dean可能睡了……吗?”


Sam•眼睛特别疼•心也有点乱•Winchester当即撇了啤酒捂住了后面揉着眼睛进来的Jack的眼睛,乖宝宝Jack顿时觉得面前充满黑暗,而且脸有点疼。(麋鹿的力量。)


“呃…Jack你能帮我找找冰箱里还有没有啤酒了不?哎对不要回头屋子里有点儿nc17鉴于你还不到一岁所以别看了。谢谢你Jack。”


Jack乖宝宝静静地转过身,轻手轻脚地走回厨房……哦不,是卧室。


Sam蜀黍吁了口气,这孩子比他想的更懂事儿,啊,放心不少。


“啊…我又有点困了dean你记得早睡啊cas你注意身体啊二位晚安。”


猎人弟弟抿了抿嘴,以风的速度从客厅平移回卧室。


“Sam等等我和dean没有……”


“Sam你他妈等着!”


——————


Jack在听到自己旁边的房门咔哒一声锁好之后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未来几个月他的Sam蜀黍都将成为他castiel爸爸和dean爸…叔叔的攻击对象。


“这日子……又要不好过了。”


“还有我应该记住,castiel是不用睡觉的,而且未来dean也不大需要了。”


end




魔都外滩有钱一条街
各大银行的建筑风格
不得不说很有年代感
照成黑白的很有感觉啊

【行尸走肉/TWD】【Rickyl】Are you with me?作品集 之2

依然一发完作品集Are you with me?

打算翻译全部了。

Chapter2

离婚的弩哥小gay,在酒吧里遇到也是的Rick。纯情,还是一见钟情,没有不和谐的部分,稍有改动。


雷者慎入。




这是一场闪电般结束掉的婚姻。


Marlene在Merle家参加了场婚后party就怀孕了,可Daryl没有胆儿告诉她,自己根本没碰过她。


Marlene那天喝多了,嗑嗨了,脑袋里没了弦儿绷着,冲动之下就和人来了一炮。

但那人不是Daryl——这件事只有他最清楚——谁让他是个比电话线还要弯的基佬呢?


三十几年来,这件事他谁也没告诉过,因为他害怕,怕这事公之于众后身边的人一个个会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他——父亲和哥哥会更看不起他,还有他所谓的朋友们.......于是他娶了个老婆,一个漂亮的老婆,但这也是他一生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

新婚之夜,娇妻在床,他却连头也没抬一下(双重意义上的)!


于是两年后Marlene绝望地走了,把Katie,那个孩子,也一并带走了——后者才是最糟的!尽管Katie不是他的孩子,但他早就当成是了,况且这个可爱的小姑娘才刚刚开始叫他“爸爸”!


那些他曾经悄悄许下的诺言,Daryl想着,那些承诺会成为比自己的老爹好一万倍的父亲的诺言,现在似乎已经没有意义了.....


Marlene后来也看清楚了。


再怎么说,那孩子出生后两年!夫妻之间的性生活没!有!过!除了几次三心二意的早间运动,还是多亏了她男人早起时几分钟的的坚挺。

用肚脐眼儿想都明白,这个孩子怎么可能是他的!?她男人根本对她,不,是对女人没!有!性!趣!


可那边的Daryl是真把这个家当回事儿了——他这平庸的一生中最宝贝的东西,但现在的他却没有任何合法权利把Katie和Marlene争取回来。

哈!那女的抱着孩子离开时还在门口大声叫他“死基佬”和“xx同性恋”!

真他妈锦上添花。

-----------------------


一股神秘的力量让他驱车两个郡以外去了一家gay bar。

锁上车,走进去,然后他就像现在这样在角落的凳子上瘫成了一滩泥,手里还拿着一杯威士忌。乱七八糟的东西充斥着他的脑子:混乱的客厅、哭泣的孩子、脏兮兮的衣服和车、还有愤怒的女人.......周围墙上贴了一圈又一圈的小彩虹旗,鲜艳夺目,以他此时的心境,的确不太适合待在这个到处都有人虐狗的地方。


“但好歹这儿有酒啊!”他为自己辩解道。——这也是他没走的原因了吧。



最后一口酒顺喉咙流进肚子里,留下空荡荡的酒杯。

想想这样一个画面:

一个离婚的落魄单身男人,趴在同性恋酒吧里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恩爱的一对对男男和女女和男女俯拾皆是。啊对,他手里拿着滴酒不剩的杯子......而且又失去Marlene这个第二资金来源。


啊Daryl真想用F打头的词汇把天堂上的每个人都问候个遍。



一杯斟满的威士忌魔术一般的滑到他眼皮底下,他抬起头看了看,一下子对上一双闪亮的蓝眼睛.........


他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儿。


-------------------

“似乎你想再来一杯.......嗯......我能坐这儿吗?” 那个男人抬眼示意了下他对面的空位子。

Daryl耸耸肩,腾了腾地方示意男人坐下来。


“你是第一次来吗?”男人开始热情的搭话,Daryl则简单咕哝了一声表示肯定。

“我叫Rick,Rick Grimes。” 


嗯,不错,标准套路.......等等,这个名字好像很熟。

Daryl晃着玻璃杯里的威士忌,眉毛纠结在一起。

他怎么会对这个名字有印象?


“.......你抓了我哥。”年轻时的记忆回涌到脑子里,他慢悠悠的张嘴说。


想当年,他的白痴老哥Merle继承了他老头儿的拖车,在上面伪造甲安菲他命(一种兴奋剂),乌烟瘴气四起,差点儿把他自己和Daryl以前最喜欢的那条小狗给炸死。然后面前的这个警察来了,Merle被抓走进号子待了三个月。


这份说不上好还是不好的回忆结束。


“Hell!”Rick低声骂了一句,“Did I?”

“嗯.....其实.....这不怪你。” Daryl看了眼这个不断发出惊呼和并不合乎逻辑的自责的男人,重新低下头,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话。


“Wow....那我就放心了.......” 男人原本紧绷的身体因为这句话放松下来,如释重负地笑了笑,把手支起来垫在下巴上,眼睛锁定面前的人。


“因为.....我可不想刚和酒吧里【最辣】的人勾搭上就说拜拜呀。” 


Daryl猛地抬起头,目光从那杯满满当当的威士忌离开,再一次落入了那迷人的碧蓝色海洋。


他突然移不开了。


-------------------------

酒精的作用忽地席卷了他的身体,让他燥热、让他晕眩。

一双纤细的小手抓住了他的指尖,开始咯咯地笑个不停——那个可爱的小小姑娘,他亲爱的女儿,毫无防备地闯进了他的脑子里。他想起了那个小小的、温暖的身体蜷缩在他的胸口紧紧的握着拳头——那是她做噩梦了。他想起自己是如何叫起她,为她拭去满脸的鼻涕和眼泪,又如何毫不在乎她蹭在新买的衬衫的污渍,再紧紧的抱住,摸摸头安慰她.....


但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了。

如今他只求忘记,哪怕一场飞来横祸让他失忆——那样更好,连那个女人也忘掉.........他只想和面前这个男人多呆一会,而不是那些.....破事儿!他猛地干掉杯子里剩余的琥珀色液体,借着舌尖上的辛辣将自己拽回现实世界。



“才不是.......你撒谎。”——他听见那男人说的了。

“不,你的确是。”Rick温柔的回应道。

“才......才怪咧.......你瞎扯,”Daryl醉醺醺地摇了摇头,“我怎么......可能是......”他随意地把手撂在桌子上,把脑袋枕了上去,笑着抬眼看向他,

“这个酒吧里最热辣的人......在我眼里呢。”



一抹微笑一点点蔓延上那人的脸庞,温柔得足以照亮Daryl两年来的所有黑暗角落。

所有人的不解与误解,谩骂与歧视,这一刻似乎都不再重要了。他受了那么多的苦难与委屈,似乎就是为了今天,眼前这个人的出现。


Daryl感觉自己从未如此兴(性)致高涨。在这两年间唯一一次,他感觉自己真的,爱上了一个人。

---------------------


“呃......如果我问你想不想出去走走,会不会太快了?” Rick红着脸,手脚显得有些无处安放,但眼睛一直盯着Daryl没放开。


Daryl直起身子环视一周,那些飘扬着的鲜艳彩虹小旗,无一不还在搅动他那根痛苦神经。

甩甩头站起来,抖落一下皮夹克又顺便扔下一点儿小费,他悄悄牵起男人的手,自觉地拉着他向前,


“我觉得.....现在和你在一起,才是我真正想要的。”


【Ao3未授权翻译】【行尸走肉】【Rickyl】Venting 发泄

上学前最后一次了,掉进冷cp也是种缘分呐,翻译什么的还是苦手。求伙伴(星星眼)

正文走微博。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76641017024352

原文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490006/chapters/15823312?view_adult=true

twd还是太血腥了身边的同学都不会看啊(连爹妈都觉得我暴力........

这一对就是国外圈里火得很国内没人冻死了的状态,但是还是谢谢那么多亲爱的人们发文发图。我真萌死这对了!谢谢你们!(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得到....)

还有看文的大家,非常谢谢你们能接受我这不咋地的翻译(饿得要死只好自力更生)嗯鞠躬谢谢!

------------

FBI Warning

 作者说:

Warning: domestic abuse, fighting, blood, cheating, gambling, stuff like that

Venting drabble; very dark and upsetting. I'm sorry in advanced!!

灰色基调,发泄au,血腥暴力,nc17,出轨,赌博,破产,he。

看着有些难受慎入,一定慎入。实在接受不了.......就关掉吧(擦汗笑


一嘴提到的sharyl。

对没错我从别的地方又选了一章(全都nc17)。

有兴趣去看原文吧!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490006/chapters/15823312?view_adult=true

作者:Adry1412


【已授翻】【ao3】Rickyl一发完 甜饼清水文

Teen!Rick and Teen! Daryl

Get drunk.

First kiss.
要到啦授权啦,所有都可以翻啦 妹子超棒的

初翻,轻喷,有私心的改动。原作是好多章,私心的我只翻译了第一章(最爱)原作在下

http://archiveofourown.org/chapters/10956740?show_comments=true#comm

ents

随缘也会发吧。。。。

-------------------------------不 多说---------上文-----------

1

Rick感觉很热

燥热,还有点儿晕糊糊的,好像盖了张刚从烘干机上扯下来的羊毛毯一样。

他晃晃脑袋想驱赶掉眩晕感,于是转过头去找他的哥们帮忙。

“Shane,我感觉怪怪的。”他张嘴说话,但是所有的声音都含糊在一起,听上去就成了:

“ 肖恩五柑橘刮挂的”。

2

可Shane的魂儿早就飞上九霄云外了——他正全神贯注地和姑娘调情,而对Rick在一边嘟嘟囔囔说的一大串外星语无动于衷。

“傻逼Shane!” Rick一脸苦大仇深。

 等等,他是不是说得太大声了?

3

Rick挣脱沙发的怀抱站起来,迈开步子,可根本不知道去哪儿。

突然他整个人往左趔趄两下,一头撞在了墙壁上,“谁他妈把它放这儿的?”他撑着墙骂了一句。

“啊....那是墙啊.....他妈的我到底怎么了?怎么晕乎乎的.....”

话还没落地,胃部就开始猛烈地抽搐起来。

“嗯,你要吐了。”  Rick的胃如是说。

4

新鲜空气。

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个,还有远离重重敲打在胸膛的音乐声。Rick歪歪扭扭地多走了几步,最后蹒跚着跨出大门进了后院,在几乎要摔下楼梯时薅住了离他最近的东西。

“把你的破手拿开,” 那东西说。哦,不是东西,是人。东西通常也不会说话吧。

可能是他反应的时间太长了,长到让那人不耐烦地抓住他的手腕,把它暴力地从自己身上甩开。

这个“不是东西”的人正过脸怒视着他,Rick的某个器官此时作出了一些很有意思的反应。

没错,他吐了。

5

“.......我怎么这么难受啊?.....你不难受?” Rick脱口而出。

那个男孩盯着他,好像在看一个小老弟,就那种整天粘着人不放的麻烦鬼。

然后突然,他开始笑起来---先是嗤嗤的的轻笑,后来变成毫无风度的哈哈大笑。

“你喝醉啦,你个笨蛋!” 他笑得全身都抖起来。

“啥?” Rick深深陷在男孩身边的草地里,脑子好像要脱离脑壳的束缚。“但是我没有......”

6

几个小时前,有人递给他一杯啤酒,他没接。因为他清楚的很,如果让爸妈发现他在这种party上不务正业他就废了;要是他爸发现他还喝酒,他就得被直接禁足到毕业了。

还不只是高中毕业......可能到大学毕业他也出不去家门了!

但是现在......瞅瞅他现在的样子!

“诶,傻瓜,我弄了点儿潘趣。” 那个男孩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递来一个干净的小塑料杯,悠闲地把酒瓶里剩的倒进去,“你不尝一口?”

Rick想都没想,接过来一口干掉。

(几秒后。)

“等等,你兑...兑...了....”。

但是还没等说完话,他就倾下身“哇”得吐在草地上。

“妈的,这次丢人丢到家了。” 

7

Rick感到有手在他后背尴尬的拍了几下。“我去给你拿点水。” 那个男孩的声音传过来。

“谢谢。”Rick慢慢直起身来。天呐,现在真的好太多了。

他半爬半挪离开那一堆被他吐的脏兮兮的草地,爬到干净的地方等待男孩回来。

“给。” 男孩很快回来了,往Rick手里塞了杯水,“Daryl,顺便说一句,我叫Daryl Dixon。”

“Rick Grimes。” 他弱弱地回答,稍微抿了几口水,漱了漱口就吐掉了。

“我去,你是警长的儿子?!” 男孩瞪圆了眼睛看着他。

“.....嘘...你....千万别告诉我爸。”

Daryl在他身边蹲下,轻轻地笑起来,又拍拍他的肩膀。

“ 放心Rick,我不会告诉他。”

“诶对了,你为什么醉没喝......没喝醉啊?” Rick问道。

“我喝醉了。只是没你喝得那么缺心眼儿。”

Rick糊涂地点点头。

他其实并不明白两者之间为什么会有区别。

但如果他还记得这是他第一次喝酒,就不会像疯了一样把酒精带来的快感置于自己承受能力之前。

而且刚刚也不会把潘趣当成水一样一口一杯那么硬干了。

8

“你住得近吗?”Daryl问。

“靠....”Rick倚在Daryl身上——他自己再站不起来了,“Daryl我没法这个鬼样回去。” 

男孩因为过近的身体接触尴尬地动了动,但始终没有离开。

“你当然能。你就偷偷溜进去,直扑床上就行了,我经常这么干。”

Rick摇摇头。

“在我家可行不通,Dare。”

“是Daryl。” 他更正道。

“抱歉,那我说的是什么?” Rick慵懒地稍微转过头朝向Daryl——老天爷,他保证,那个男孩真的很漂亮,尤其那双初春时候刚刚解冻的湖水一般绿蓝色的眼睛。

“....好漂亮,你的眼睛。你有双很漂亮的眼儿...眼睛。”

“.....没关系,别在意。” Daryl说,自动完全忽略了后面那句评论。

“我能和你多待一会儿吗?总的来说这都得怪你,你往潘趣里兑了什么?” Rick让自己闭了会儿眼睛,然后又逼着自己睁开,眼前还是那副漂亮的面孔。

“Moonshine*,还有我也不打算回家。”

“那你要去哪儿?”Rick问道,抬起手,不老实地戳向Daryl嘴唇边上的痣。

那个痣之所以在那里的原因不就是这个吗?就是来戳的。

“....别弄了。”Daryl 一边嘴上制止一边把他的手推开。“好吧,你可以跟我来。在我的卡车上睡一觉就好了。”

“那我得打电话给我爸妈告诉他们我不.......嘿....我听起来喝得有多醉?” Rick又开始去戳Daryl的痣,Daryl终于忍不下去,一把抓住他的手强硬地按到自己的大腿上。

“喝你的水去。”

9

Rick听话地把杯里剩下的水一口干掉,但脑子里一直忍不住地想着一件事:呃现在我的手被按在Daryl的大腿上。

该死!为什么现在他的身体比酒精作用更燥热了?

还有为什么他不想满足于手指去触摸.....那颗痣.....为什么他竟然想去亲吻、用唇舌去描摹,那小小的突起?为什么他还想.......妈的!他俩什么时候遇上的?好像才十分钟以前?

“一起去给你找个电话吧。” Daryl突然的提议打断他的幻想。男孩站起身来,提着Rick的胳膊肘把他也拉起来,架起他一只手臂,扶着他一步步走向房子。还是晕乎乎的Rick有几次差点狠狠撞在家具和墙壁上,这次多亏了Daryl,他才免去了与那些坚硬的木头和混凝土亲密接触的机会。

最后,他们在厨房里停下来,一起盯着冰箱边上的柜台上一个黑色转盘电话。

好吧就凑合一下。

10

“这里太吵了。”Rick拿起听筒说。

好像整个宇宙都在叫嚣着证明他的观点,他得朝男孩大喊两遍三遍对方才能听到他。

Daryl看着Rick,微笑起来,伸出一根手指比在嘴边,一下子消失在厨房里。

不一会儿,整个屋子突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只有电话里传来的一阵阵铃声敲击着Rick的耳膜。

他趁着无声立马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告诉他妈今晚他会和一个朋友在一起,用力暗示自己是和Shane混在一起而非哪个不良帮派,然后在差点儿把“再见”说成“见再”,把整件事搞砸前挂断了电话。

恰恰很及时,因为就在他落下电话的一瞬间,嘈杂的音乐又在这房间里肆虐开来。

“快走!” Daryl突然闪现,抓着他把他拉到前门,“ 他们已经知道是我拔的插头了,然而我还是‘没被邀请的人’。”

11

几秒之后,他俩穿过前院走到马路上。Rick还能听到身后强劲的音乐,在深夜的空气中离得越来越远,而Daryl厚重的脚步此时比《Billie Jean》*里的舞步更迅速流畅。

他瞥了男孩一眼,恰到好处地瞥见了他伸出粉红的舌尖,慢慢舔过干涩的嘴唇,又抿了抿.....

他看得入了迷,全然没注意脚下的人行道上的一处裂缝,实打实地绊了下去.....

可他并没有摔了个狗吃屎———一双健壮的手臂稳稳地扶住了他的腰。

“记得提醒我别再让你喝酒。” 

“ 是...别再让别人喝醉吧....Dare?” Rick调侃着,重新站好,脑子里想无视掉Daryl搂着他腰部的温暖的手臂。那只手臂正渐渐滑向他的腹部,固定在那儿。Rick觉得自己的内脏像是被这只手搅合乱套了,血管里的血液沸腾翻涌不停。

“是Daryl。” 他二次纠正到。

“那我说了什么?” 

12

“就是这儿了,” Daryl指着不远处的一辆破卡车,上面的斑驳锈迹比原有的涂鸦还多上许多。

Rick上手抓住了门把手,以为他们俩要放倒车座横在上面睡到早上,其实他心里有一小部分一直被这个“两人别无选择只好紧紧挨着入眠”的小念头撩得不得了。

直到Daryl抓住他的手从上面拽了下来。

“在后面呢。” 他说着,一边爬上卡车翻到车斗里的床上。Rick跟着他,借了Daryl的手以在上坡的时候保持平衡。

13

Daryl的卡车上有张脏兮兮的旧床垫,上面还堆了几床被子。“看起来,”Rick想,“他常常睡在这儿。”

“躺下,我好把东西收拾一下。” 

Rick照着他说的,重重摔在垫子上,看着Daryl熟练地把一张纱网罩在“卡车床”上面。

“这是干嘛的?”

“为了防止蚊子把咱俩活活咬死。”

14

Daryl忙活完,在他身边坐下,卷起一张被子作为两人临时凑合的枕头,又抬起Rick的脑袋把枕头一角放在下面。

在打理好这一切后,他才终于躺了下来,躺在拥挤的床垫子上。

那一会儿,一切都寂静了下来,只有两个大男孩的呼吸声,伴着阵阵蝉声和远处轻柔的音乐声,回荡在小小的空间里。

Rick竭尽全力抑制住自己想缩小与男孩之间的距离的冲动,他细心听着Daryl胸膛的每一次起与伏,听着他的衣服纤维每一次摩擦发出的沙沙声。

他以前一直没领会Shane对抚摸、亲吻别人如此着迷的原因,但如果这种渴望的感觉原来是像现在、当他靠近这个男孩时这样强烈的话,那么他也能明白些许了。

可Rick翻过身面向Daryl,却丝毫没有触碰他,只是痴痴地盯着。.

这个撩拨他许久的男孩正阖着那对摄人心魂的蓝色眸子,双手折叠枕在头下——这个位置恰到好处地凸显出手臂上紧实健壮的肱二头肌———那健美的线条让Rick生发出一种他从没拥有过的渴望:以自己的舌尖,细细描摹这充满青春活力的肌肤的每一寸,每一分;全心感受这年轻躯体的每一处沉降,每一处凸起。

他从未有过这份冲动。

难道这就是酒精的真正效用吗?难道现在的自己只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孩?还是只是那口Moonshine让他渴望起自己一般都不想要的事物?

“呃....谢谢你让我在你的卡车上睡觉。” 他嘴里吐出这样几个字,气息几乎扫过Daryl离他最近的肌肉之间的沟壑。

他犹豫了。

15

Daryl甚至都没有睁开眼睛回答他,也不知道Rick就在一寸之外对他蠢蠢欲动。

“正如你说的,是我的不好。”

“嗯.....” Rick轻轻地碰了碰他,用两根手指的指尖从手肘一直滑到腋窝。Daryl的眉毛轻微抬了抬,但什么也没做,也什么都没说。他甚至都没睁开眼睛。

“这辆卡车....是你自己买的吗?”Rick问道,手指继续沿着向上,仅仅隔着一层衬衫描摹着Daryl胸肌的轮廓。

“算是。”

“算是?”

“我在Kenny汽修打零工,他们交给我这个破烂玩意儿说如果我能修好就送我......也是帮他们节约点位置。”

“....他人不错。”

Rick 大胆地靠近了点儿,把一条腿压在Daryl的上。让他小小的吃惊了一下,Daryl动了动,把自己的腿伸过来,压在 Rick身上较起了劲儿。

“没错,他是个好人。”

“你都这么说,那就的确。” Rick轻手轻脚地起身,俯身于Daryl 清秀的脸庞之上。

又是那颗痣,叫嚣着提醒着他,自己有多想品尝一下这个小东西。于是他放任了自己,靠得更近些,稳住身子,一点一点,慢慢越过了两人之间的空隙。他盯着这副完美的面孔.....天呐现在他都有点斗鸡眼儿了!

可是上帝就,爱,和他闹着玩——漂亮的大男孩就在这时突然睁开了那双湖蓝色的眼睛。

16

Rick瞬间凝固了,对于现在这个棘手状况,他是从没遇到的!

还有为什么,Daryl那双眼睛,在漆黑中竟微微闪着光!

“你在干什么?” Daryl挑了挑眉问道。

“我......我不知道。” Rick感受到一只手正沿着他的后背向上移动,轻轻抚摸着,惹得他一阵颤栗。

“嗯.....那好吧,” Daryl又合上了眼,“等你搞明白了,记得告诉我一声。”

17

Rick乱糟糟的脑子花了好一会儿才意识过来该好好处理一下这个信息.....联系一下正在他脊背上画着图案的手指。

他终于明白了。

深呼吸,他斜下身,将唇缓缓擦过那棕色的小小突起。

然后滑落到Daryl柔软的薄薄唇瓣上。

他脑子里的小角落里,一个细小的声音提醒他:慢慢慢着这可是你的初吻!

18

但他没功夫管那个,他现在只想在Moonshine酒劲儿过了后,还能清楚记住现在的这个吻。保险起见,Rick放开嘴,拉开一小段距离,试着把现在的一切深深印在脑海里。这个完美的男孩。

他又继续吻住Daryl,把两人的唇温柔地靠在一起,加大力度贴压着,直到感觉对了劲儿。

他学着Shane对待女朋友们那样,小心翼翼地把舌头滑进Daryl微张的嘴里,与那瑟缩的舌尖略带尴尬地跳了段舞——Rick终于明白了他最好的哥们儿为什么那么愿意把舌头贴在什么东西上。

上帝啊,他能一整天都腻在这上面。

“想一想,这是别人给我的最甜的吻了。” Daryl说着,手上还在温柔地揉蹭着Rick的后背。

“我能再来一次吗?”Rick问他。

“嗯...反正在睡着前也没什么可做的...”

“我说今晚之后。”

Daryl愣了一下,笑了。

“那得看你没有醉醺醺的时候感觉怎么样了。”

Rick思忖了一会儿,然后耸了耸肩,再次俯下身覆上男孩的唇。

管他呢?

19

......唇瓣贴合,胶着,又分离,舌尖在内里互相挑逗着,追逐着,搅动着。

两人的气息不再平稳,一声声喘息,伴着一丝丝细小的呻吟,从微张的嘴角倾泻而出......

他们这样一直持续了一个小时,直到Rick注意到Daryl已经不在这里了——他的眼睛在亲吻的间隙慢慢地眯起来,他的唇舌的回应也越来越迟缓黏着,随着一秒秒的流逝变得漫不经心。他明白,男孩已经到了极限。

“好梦吧,Dare。” Rick低语着,不再留恋于那两瓣被折磨得涨红的唇,扑通一声摔在垫子上。

“....如果你想.....你可以抱抱我.....” Daryl轻声咕哝着,翻身滚到自己那边。

Rick根本都不用Daryl再说第二次,他立刻蹿过去,用一只手臂围住了Daryl的腰,发力把他拉向自己,直到他温暖的、起伏的胸膛紧紧贴在男孩单薄的后背上。

他将鼻子深深埋埋在那蓬松柔软的脏金色发丝间,过长的头发磨蹭着男孩的脖颈。

Rick深深吸了口气,他的男孩闻起来好像木柴燃烧时的烟气和盐。他多希望,这些气味能伴他入睡,萦绕在他的梦里。嗯....也许可以是海滩上的一簇篝火?他和Daryl在傍晚的深蓝下抓着螃蟹?他闭上眼睛,放纵自己沉溺在这份气息中......

20

Rick在失去意识前最后的一个想法,就是希望这不是他最后一次这样睡着。

还有,如果一杯兑了Moonshine的潘趣酒让他有机会亲吻了一个闻起来如此安心、神秘的男孩,那么,他也许并不会在意多来几杯。